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河西走廊 >

西路军喋血河西走廊被尘封半个世纪 真相在高台

发布时间:2019-06-21 18:1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腾讯网《大家》/搜狐《名人》签约作家;最具价值四川头条号十强之一。资深媒体人,自媒体工作者;旅行达人,摄影师。酒囊饭袋。

  21800人,约占红军当时总兵力五分之二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在甘肃靖远西渡黄河,血染河西走廊,这是发生在土地革命战争末期党史、军事上的重大历史事件。因当年中央主要领导人以著作形式白纸黑字的偏见,以及西路军出自张国焘领导的红四方面军的原因,这一重大历史事件,自新中国成立起的半个世纪中被尘封。直到中央党史出版社2010版《中国历史》对西路军定性的拨乱反正,人们的视野才逐渐走进这一重大历史事件扑朔迷离的真相中。

  最新版党史第一卷(1921-1949)第403页,对西路军是这样定性的——

  西路军所属各部队,是经过中国长期教育并在艰苦斗争中锻炼成长起来的英雄部队。在极端艰难的情况下,在同军队进行的殊死搏斗中,西路军的广大干部、战士视死如归,创造了可歌可泣的不朽业绩,在战略上支援了河东红军主力的斗争。西路军的干部、战士所表现出的坚持革命、不畏艰险的英雄主义气概,为党为人民的英勇献身精神,是永远值得人们尊敬和纪念的。

  这157字+13个标点的盖棺定论,荡涤了蒙在西路军将士身上长达半个世纪的尘埃,告慰了几乎全军覆没的西路军将士们在天之灵……

  红西路军在征战河西的悲怆历程中,所部21800人中7000余人战死沙场;9600余人冬季在河西走廊还穿着单衣,在弹尽粮绝后被俘,其中5600多人被敌人以活埋、砍头等残忍手段杀害;经党中央、兰州和西安”八办“以及当地百姓营救(包括到达新疆的人员)回到陕甘宁边区的有4700多人,另有2000多人回到家乡(绝大多数是四川籍战士);1000多人,主要是妇女独立团的女战士,被俘后被马步芳发配给下级军官当老婆或做小妾……

  而这段重大历史事件最真实、准确、完整再现红西路军西征史实的地方,就在高台县。

  高台县隶属于甘肃省张掖市,处于古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是西进新疆、北入蒙古的战略要冲,自古被称为“河西锁钥、五郡咽喉”。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前身为高台烈士陵园,始建于1953年,现占地面积260亩。 园内掩埋着转战河西、血战高台而壮烈牺牲的红五军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等3000多名红西路军革命烈士的忠骨。是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全国百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国家AAAA级)。

  这个纪念馆建筑面积9243平方米,其中展厅面积达到7789平方米。馆内藏品223件,其中,二级文物4件,三级文物5件。主要由西路军群雕广场、西路军纪念碑、西路军3000将士烈士陵园;董振堂、杨克明等烈士纪念亭以及军魂广场、红五军、九军、三十军纪念林组成。两个大型陈展室由序厅、西渡黄河、策应河东、血战临高、石窝分兵、全力营救、忠心耿耿、光照千秋八个部分组成,通过现代光电传媒技术手段、西路军用过的实物和历史照片等,详细地介绍了西路军浴血奋战的场景和英雄事迹。

  西路军当年血染河西走廊,所有战役经过的甘肃16个县区,目前都建有规模大小不一、主题不同的西路军纪念馆,高台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是这些馆的总馆,因为它是全国反映红西路军历史最全面、最具权威性的纪念馆,是红西路军历史的纪念、展示、保护和研究中心。西路军纪念总馆建在高台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原因,那就是红5军军长董振堂喋血于此——中国土地革命战争中红军血战沙场中牺牲的最高将领。

  高台“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序厅里,展出了自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四川阿坝懋功(今小金县)会师后,1935年下半年至1936年8月,红军北上在俄界(甘肃迭部达拉乡一个藏族村)直到陕北瓦窑堡等地,中央领导以及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关于红军下一步的战略部署各种讲话和决议(摘录)。这些讲话和决议的核心就是:打通苏联接受其军事物质援助,巩固现有苏区。比如1936年8月12日张闻天、林育英、周恩来、秦邦宪《关于战略方针及统战策略的建议》就明确:“十二月起,三个方面军以一个方面军保卫陕甘宁苏区,并策应东北军对付蒋介石之进攻;以两个方面军乘结冰渡河,消灭马鸿逵,占领宁夏,完成打通苏联之任务。”

  1936年10月,红一、红四以及红二方面军会师甘肃会宁后,10月11日,中央和中革军委即发布并下达了《宁夏战役计划》。这份计划的核心就是“攻宁部队,准备以一方面军西方野战军全部及定、盐一部,四方面军之三个军组成之。”接到命令,10月24日,红四方面军30军先头部队从靖远虎豹口开始西渡黄河,至10月30日,四方面军30军、9军、5军及总部直属部队共21800人渡过了黄河。但就在此时,南线军胡宗南部已经打通增援宁夏道路,并隔断了河东红军主力与河西红军的联系。而就在10月30日当天,、周恩来致朱德、张国焘电:“目前方针,先打胡敌,后攻宁夏,否则攻宁不可能。请二兄握住此中心关键而领导之。”

  结果,原准备攻宁的一方面军和其他后续部队停止渡河留在了河东迎战胡宗南部,滔滔的黄河将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截断,分隔为河东河西两部分。黄河,自此成为红四方面军和后来西路军的一条生死界河。

  11月11日,中央及军委发布命令:“河西部队改称西路军,成立西路军军政委员会,陈昌浩任主席,任副主席。”

  这个章节是高台“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最核心部分。几个展厅的内容都直面当时中央高层对西路军征西决策、指挥上存在的失误和问题。从展厅陈列的中共中央、中革军委乃至中央不同领导发给西路军的电报命令内容和落款日期看出,面对复杂的斗争格局,西路军任务变来变去,今天命令西进,明天又命令东返;刚执行西进,又叫为争取抗日力量与马部有关部队“和谈”;刚坐下“和谈”又命令要马上建立根据地;刚开始建立根据地了,又喊要歼灭马部有生力量;此时又适逢“西安事变”,国共联合抗日格局扑朔迷离。12月18日,电示西路军陈、徐:“你们的任务应基本放在打通远方(指苏联)上面,限明年一月夺取甘、肃二州(即今张掖、酒泉)。”但24日,军委又电示西路军东返,策应河东红军和友军行动;27日,军委又电示陈、徐:“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前途甚佳。西路军仍执行西进任务……”

  那时的马步芳部队,有蒋介石配给的飞机大炮,以及甘肃青海籍大规模的彪悍骑兵部队,而西路军进退只能靠两只脚,不仅没有啥重武器,就连子弹每人配给不超过10发,最要命的是,此时正值河西走廊酷寒时节,西路军还是单衣蔽体,而且基本处于无米之炊绝境。在如此极端艰难的条件下,西路军仍敢于亮剑,与敌人作史上最惨烈的殊死搏斗——比如高台战役中,面对8倍与我方兵力的强敌,没子弹用刀,没刀用砖,没砖用嘴咬,红五军近3000将士绝大部分战死沙场,没一个投降;红5军军长董振堂带领身边最后几名战士与数倍敌人巷战,拼到最后一颗子弹也要射进敌人胸膛!所有子弹打光了,董振堂和几名战士誓死不降,恼羞成怒的敌人围上来砍下了董振堂头颅挂在城墙;红5军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当敌人突破城墙攻进城里时,他提着两支手枪左右开弓狙击敌人,打到枪里只剩一颗子弹时,为保持员的革命气节,他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饮弹自尽……

  西路军血战高台的惨烈超出常人想象!红5军与8倍于我军之敌激战8天9夜!在内无粮草弹药、外无援兵支援的情况下,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以及2000余名红军指战员壮烈牺牲,一些没有突围出去的红军战士遭到了马家军的残忍杀害,其中被枪杀、活埋、冻死、饿死、石头砸死者竟达数百人,其残忍的暴行和毒辣的手段世所罕见!尤其一位年仅17岁的张姓男护土长,竟被马匪用七寸长钉活活钉死在现高台县人民政府的一棵大槐树上,直到现在,这位护士长连名字都无法查找。

  西路军在整个河西走廊艰苦鏖战的5个月中,即使弹尽粮绝,也没有出现一例成建制的投降事件,有一个班就一个班全员战斗至死,有一个排就战斗到一个排全部阵亡。在这个纪念馆纵观西路军的各个战斗,败得惨烈的一个更重要原因是武器低劣而且弹药缺乏,到最后几乎是赤手空拳与武装到牙齿的敌人拼命,因此被俘人员远超战死人数——在临泽和高台两地西路军纪念馆展出的被俘人员情况中,我都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西路军先遣工作团秘书长魏传统,我以为是原单位同事的老红军父亲,结果一问,他父亲叫魏传道,魏传统是他大伯。据魏传统女儿讲,他父亲与刘瑞龙等人子弹打光了,在祁连山饿昏死过去。在一个树林里,马步芳民团发现他们还有呼吸,于是抬到马车上辗转拉到了甘州监狱……

  英勇顽强的西路军用鲜血书写的中国革命史上这场最惨烈征西,虽然败,但还是英勇歼敌25000余人,在战略上配合和支援了河东红军主力的斗争,对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及促成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

  经过高台、梨园口等重大战役,西路军战力呈断崖式锐减。1937年3月,西路军余部暂时摆脱敌人追击进入祁连山腹地肃南,过河时的21800人,此时只剩下3000余人,其中还包括很多伤员。西征行动至此宣告失败。3月14日,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在肃南县石窝山召开最后一次军政委员会会议,决定陈昌浩、回陕北向中央汇报西征失败情况;建立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由李卓然、等八人组成,李卓然负责政治领导,负责军事指挥。余部分为三个支队,分散打游击,伺机东返。王树声支队数十人摆脱敌人追击返回陕北;张荣支队被敌人打散,部分牺牲,部分被俘。支队穿越祁连山,经九死一生,所剩的400余人在党中央代表陈云、滕代远接应下进入新疆……

  往事如烟。当年,中国西部这场战争中最高军事指挥员,在撰写《历史的回顾》(中册)一书中,心怀坦荡地告诉人们:

  “西路军过了黄河,如果不在一条山蹲那么久,不在永昌、山丹搞根据地,照直往西走,扣住嘉峪关,把玉门、安西、敦煌一守,接通了新疆,形势会大不一样的。一是有饭吃,不挨饿;二是有衣穿,不挨冻;三是有枪炮、弹药补充,有广阔回旋余地。说实在话,西路军只要有个炮兵团,马家军再增加一倍,都不够我们打的。西路军先打到西边,取得补充,立住脚跟,再往回打,是不至于失败的,至少也不会败得那样惨。”

http://redealmno.com/hexizoulang/2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