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合战 >

谈一谈有关“桶狭间之战”的诸多网络神论

发布时间:2019-07-22 18:3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这恐怕是关于桶狭间的最大的谣言了,以往的小说或是游戏都会把今川义元的西进说成是要“上洛”,实际上这完全是一种无稽之谈。

  上洛是要有根本契机的,不是你扯两句什么吉良今川继的无聊段子就能解决问题的,首先作为将军的足利义辉是1565年才被杀的,在今川义元西进的1560年还并没有死!将军都没死还轮得上你今川继任么?

  再者,你去辅佐将军他也得先有需求,将军没喊你来你就来,这等同于谋反,然而实际上将军并没有发出这种邀请,1560年京都的态势也不是十万火急,并且在前两年还获得了六角的武力支持,你今川远水解不了近渴,来了又有何用?

  还有更根本的问题,今川家根本就没有与上洛有关的书信,所以上洛这个伪命题更是无从提起,你上洛不跟人家打招呼,这不光是要对付尾张的问题,六角和斋藤也不会放你过去,没准更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最后搞得里外不是人,而实际上今川义元也不可能那么蠢。

  而且1568年织田信长从美浓上洛,有大义名分,距离又近,敌人一个是观音寺骚动过后的六角,一个是死了三好长庆而被松永久秀搅得一团乱的三好,实在是弱到掉渣了,然而还是出了五六万兵力,今川义元呢?要横扫尾张不说,还要对付尚处在强盛期的斋藤六角三好,实在是自取灭亡。

  所以今川义元不可能是、也没有理由上洛,别说桶狭间他没死,不该死的假设有很多很多,本能寺也是其中一个。

  实际上几乎从从斯波氏加封尾张以后,就开始跟今川争远江,应仁之乱后这一问题更加明显,但随着斯波的衰退,今川氏逐渐占了上风,以至于在今川氏亲的时期已经反噬了小半个尾张,碰巧是趁着今川氏亲死去,以及松平清康的活跃,切断了今川对尾张的控制,织田信秀才能得以反攻,而又借着松平清康的死而向三河渗透,假如今川氏能平稳度过家督继任的这一阶段,那么本该陷入混乱的尾张势力几乎不太可能有抬头的可能。

  既然今川氏一致认为从骏河到尾张都是今川的固有领土,那么稳定下来的今川义元自然是义无反顾的要进攻尾张,实际上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首先吞并三河,巩固领土,并与织田信秀反复交战,趁织田信秀死去,又策反了尾张鸣海城主山口氏,俨然是一幅侵吞尾张的嘴脸,而织田信长应对此的方式是先率军进攻,但由于敌方有今川援军的关系,硬攻不行,于是织田信长便在这些叛城周围建筑砦,以切断其供给线路,这当然就搞得今川义元很不自在,所以他才要西进,帮助东尾张解围,而这支大军的用途自然就是侵吞另一部分尾张,所以桶狭间之战时松平元信才会没命的往打高城里运粮,大概就是因为这城里被织田信长围的实在是没有粮了吧。

  这是关于镇楼图的第二个问题,图上的织田军是以骑兵的形式冲阵,以前经常见到别人讨论说,日本马都是矮马,不能骑,所以日本没有骑兵,马在山地跑会摔断腿,所以桶狭间之战不存在。

  而且这一讨论点十分神奇的是——在网上居然还吹得十分火热!你要是没见过日本矮马论、日本无骑兵论、日本马摔断腿论,你简直不能说你上过网,而你要是信过这些论——那你就是真大神了。

  这一点据我的调查发现,笼统的说,日本马都是从亚洲大陆而来的蒙古马的亚种,蒙古马就是一种偏小的中型马,九州有矮马也有中型马,四国基本都是矮马,本州岛则以中型马居多,一般是越往南越矮,越往北越高,由于日本多山地,这里的马也全都往适合在山地行走的方向进化,所有日本马共通的特点就是蹄子粗而坚实,连马掌都不用钉,擅长爬坡,骨盆宽阔不易摔倒,骨折的概率也极小,所以日本马虽然速度不很快(无甲骑乘速度每小时40公里),但却是一种极为适应山地作战的马匹,绝对不存在骨折的问题。

  仔细看看这个过程吧,首先织田信长在天刚亮的时候,主从六骑乘马出发,说是“三里一气驱”,但是!

  三里是多少?日本的一里将近4公里,而根据我在地图上的测量,清州城到热田神宫也是差不多12公里,那么问题来了,织田信长什么时候到的?是辰时!

  你的马每小时40公里!跑12公里能用多久?往多了说也就半个小时吧?可是织田信长却从“夜明”跑到“辰时”,永禄三年的5月19日是儒略历的6月12日,格里历差十天,就说是6月22日吧,几乎正好是夏至!天是最长的时候,天亮的一定特别早,结果还跑到辰时,用了好几个小时,这意味着他肯定不是全速前进,按《战国日本》的说法,他是故意慢悠悠的等其他人跟上,结果即便这么等着,到了热田神宫也才“马上六骑,杂兵二百”,丢不丢人!

  织田信长到达善照寺砦是正午,而奇袭是在未时发生的,统计出“两千未满”就应该是大约中午12点到下午1点钟之间,也就是说,织田信长军队里1800人全都是在热田神宫到中岛砦之间集结来的,一共花了差不多五个小时!根据之前的推算,尾张如果全面动员,是可以集结起一万人以上的,按维基的说法,织田信长怎么也能拉得起5000人吧?但他没有发布任何征兵命令,完全靠自觉,这么磨蹭了半天,才集结了两千人不到,可见大多数尾张人对这一战还是并不抱希望的,即便是来了的人也未必是觉得能赢,只是为了向主人尽忠吧。

  有关兵种的记载,只有上面那个“马上六骑,杂兵二百”,后面的1800没有解释,但也极有可能都是徒步的,也就是说2000人里只有6个是骑兵!也就是说桶狭间根本不是骑兵在突击!!!

  更为关键的是,信长公记里干脆就说“信长公下马与旗本混在一起持枪作战”,连他本人都是下马作战的!还谈什么马上突击!还扯什么马会摔断腿!无聊!

  首先自从吴起兵法以后,中国的军马使用就非常有讲究,我认为马匹从功能性大致可以分为三种:战马、乘马和驮马,驮马就是非战斗性,使用它来拉货物,战马是骑乘作战时使用的,而乘马是用来代步的。文盲会说,战马就不能用来代步吗?恰恰相反,这一点在各种与骑兵有关的兵书中都有阐述,在行军过程中宁可让人累着,也不能让马累着,如果用战马代步,临战时马匹将十分疲劳而无法发起冲锋,这对骑兵而言是致命的,这也是为什么骑兵往往都带着多匹战马轮流换乘的原因,正是为了让马匹充分休息,以确保战时可以冲锋。瞧瞧织田信长的马,将近10个小时爬了30公里不到,龟速的要死,按说并不疲劳,但织田信长仍然没有用其冲锋,当然也不仅仅因为它是乘马,可能也因为太过泥泞而不适合乘马,并且骑兵数量太少,没有发起突击的意义吧。

  所以我国的骑兵基本可以认定是在战国时期成型,在汉代已经十分普及,但苦于没有马镫,只有单侧上马用的马镫,这会使骑兵在马上缺少支点,而失去冲击能力,大约在五胡时期马镫才进入我国,直到唐代一系列的马具传入日本,日本人才知道马匹是可以成为战斗力来用的,所以日本最早的骑兵队应该就是天武天皇建立的,后来武士崛起,骑马成为了“侍”老爷的专利,又由于改良的太刀十分适合马上劈砍,骑马战斗一度十分盛行,而当时日本缺乏克制骑兵的武器,薙刀不能戳刺,矛也是主要用于挥砍,所以日本骑兵对比起其他国的简直不知道弱到哪里去了,但依然不可一世。

  战国的马匹的具体品种,我觉得可以存疑的,即使有骨骼出土,具体品种也是有待研究。

  但是,即使以所谓的“蒙古马”来说,用这种马作为军马,虽然并不是最佳选择,但是也不是不行。

  马本身与其他马属动物比,它不算耐力最良好的,但是马匹最大的优势就是冲刺的速度,这一点是其他马属动物所不能超越的。

  第二,是马匹的体高,也就是从地面到肩胛部的高度,蒙古马的体高并不是太矮(约1.4米),虽然与其他马种比不算高,但是实际上并不矮。

  第三,是骑兵本身,简而言之,所谓骑兵,可以看成是一个披坚持锐的骑手而已。对于马匹来说,它首先要承受的就是身上的重量,因此不要把“重甲骑兵”当成“在马上到铁罐头”,这是不科学的

  ,我在前面说了,马匹的耐力有限,不适合长途跋涉,也同样不擅长过重的负重,因此,单纯从这一点说,硬撼“堂堂之陈”的骑兵并不合理。

  第四,所谓的“骑术”,应该说成:对驯化的马匹,为了进行骑乘,而进行的条件反射式训练。

  而马匹要受到的训练,将使它产生一系列的条件反射,而这些条件反射的刺激,都来自于骑手,骑手的命令将让马很多生理层次的反应,这些反应会使它降低他对其它刺激的反应,而做出应有的举动。

  我再纠正一个问题,我说的“体高”是专业名词,这个是通用的,不会与“头高”混淆。

  然后就是马匹品种问题,虽然我有疑问,但是我也不想深究了(因为没办法深究,没有确切详细的血缘品种资料)

  但是,不论是出土的骨头,还是现在存世的日本传统马匹,都是符合军马要求的(虽然品质水平真的不行……要不然也不用后来引进法国军马了……)

  然后就是对“骑术”的进一步论述,我抛出的概念就是动物驯化的基本理论,现在的动物驯化都遵循这一基础————条件反射理论

  骑术也是依靠这一点,骑手的马上动作给予马匹刺激,马匹根据刺激进行反射,进退,移动

  然而不能适应战场环境的马匹是不能上战场的,所以“铁炮惊马论”是不可能的,简单的一个老例子————除非用铁炮的一方不用骑兵。

  当然,也有为了更好让马匹减少外界刺激,用耳塞和眼罩也是存在的(毕竟会有失去理智的惊马,受惊属于“应激反应”,受到了巨大刺激才会这样,人也会这样,看刺激大小与精神状态)

  顺带再说一下天气的问题,信长公记里说这场雨是“石冰投打”(维基上说是“石水混じり”),所以有人认为这极有可能是一场冰雹,但说归说,太田牛一的话我们信不信?信,但是他确实是个特别迷信的人,说为啥今川义元死了?——因为他遭了报应,为啥毛利新助能抢到他的首级?——因为他中了彩票。就这么迷信的人,写的对天象的描写,应该是必有夸张的成分在,我恐怕是不太敢当回事的。

  毕竟这是一个夏至,温度不会太低,又是一场西风雨,日本的西风应该是暖流,北纬35度,而且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应该不太有可能产生冰雹这种强对流天气才对,而且当时即便开始进入小冰河期,但结合维基上的二氧化碳、太阳黑子、太阳活性炭等图表来看,低谷应该在差不多17世纪中期左右的时候,要说这一百年前能有多大影响,恐怕实在很牵强,太阳当空照,又是西风雨,能产生冰雹吗?这是个问题。

  不,不对,太田牛一压根没说下了冰雹,是现代人脑补出来的,他可能只是将雨点的威力夸大,因为狂风的关系雨点坠落的速度极快,打到脸上很疼,打到土里溅起泥花,夸张一点可能就成了这样吧?

http://redealmno.com/hezhan/17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