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合战 >

如何评价日本战国时代川中岛第四次合战

发布时间:2019-09-22 17:3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那武田晴信听说虎姬出兵关东,大获成功,每天有关东诸将跪舔,不由得心生醋意,一气之下宣布出家为僧,法号德荣轩信玄,从此改名武田信玄。

  山本堪助为了给湖衣姬的儿子诹访胜赖抢班夺权积攒经济基础,以巩固领土防御为名,力主在信浓川中岛附近兴建海津城。信玄嫉妒虎姬的成功,便同意了堪助的请求。堪助得以大肆捞取工程款。

  海津城建好后,与越后国土遥遥相对,战略位置十分显要。武田家的接班人武田义信为了积累政治资本,主动请缨,随高坂昌信守卫海津城。

  勘助一看,心生一计,故意放出信玄是双性恋、私生活混乱的谣言,想引虎姬南下攻击海津城,借刀杀人,除掉义信,为胜赖接班扫清道路。

  虎姬听到消息,起初不信,后听说情郎出家当了和尚,又看到了坊间流传的信玄X昌信的同人本,联想到过去晴信与高坂昌信关系非同一般,心头巨震,痛斥晴信负心汉、死基佬,便解散了关东联军,领兵回到越后。稍作休整,就起大兵一万两千进攻海津城,终于引发了最为惨烈的第四次川中岛合战。

  高坂昌信手头只有两千人马,难挡虎姬大军,忙派人去踟蹰崎馆求援。已经进化成最终形态、改名武田信玄的晴信得到好基友的求援信,不得已率兵一万八千北上,进驻海津城,与老情人上杉虎姬对决。

  虎姬一听“妻女山”三字,心头一动,勾惹起对信玄的复杂情感。她打马上山,在山巅远眺,视线越过千曲川,恰好看到远处的海津城。

  直江景纲道:“万万不可!三国时期马谡幼常将军队驻扎在山上,结果被张郃包围,断水绝粮,最后痛失街亭,致使诸葛孔明北伐大业失败。若我军驻扎此处,亦有绝粮之忧!”众将皆附议。

  虎姬笑道:“兵法云:居高临下,势如破竹,置死地而后生。据我所观,马参军智计冠绝三国,乃是不世出的兵法奇才,街亭之败皆因王平消极抗魏、曲线兴汉,致使马参军蒙受千古骂名。今我效法前人,屯兵高山,意欲引武田军出城与我一战,野战若能战胜武田军,则海津城唾手可得。纵然信玄精研军学,识得此计,他帐下那帮将领也必急于决战,届时我军一鼓作气,信玄可擒也。”

  其实虎姬仍然挂牵着信玄,想用“妻女山”的名字向信玄传递和平的信号。信玄一听上杉军屯兵妻女山,念及旧情,自然也心照不宣,在海津城按兵不动。

  双方向前三次川中岛对决一样,一直处于对峙状态,就这样过了二十多天,上杉军军粮即将耗尽,虎姬正打算向诸将表明撤军之意,没成想,武田军率先做出了调整,竟有一战之意。

  原来武田家诸将果如虎姬所料,以为虎姬效法马谡,正是自取灭亡,集体请战出兵。

  山本勘助自作聪明,献上佐久间大师撤退战法的祖先——“啄木鸟战法”,即分兵两路,别动队一万二千人夜袭妻女山,逼上杉军下山撤退,然后信玄领八千人守住上杉军北撤的必经之地八幡原,前后夹击,包个大饺子;若上杉军死守妻女山,则依张郃范例,绝其粮道水源,上杉军必溃。

  啄木鸟战法乃是勘助观察大自然得到的灵感,效仿啄木鸟捕食,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信玄也不禁动心,命“受之弹正”高坂昌信为主将,“红衣主教”马场信春和“滚石主唱”小山田信茂为副将,率领一万二千人马,午夜时分出了海津城,前往妻女山。信玄则率余部八千人马渡过千曲川,在八幡原布阵。

  虎姬傍晚在妻女山上眺望,发现海津城内炊烟比往日更加浓密,便知武田军诡计,暗骂信玄负心汉,不念旧情,随即对诸将道:“今夜武田军必来攻山,传令全军,饱餐战饭,是时候返回越后家乡了。”

  上杉军趁着朦胧夜色,全军下山,北渡千曲川去了,只留下满山旌旗,以迷惑武田军。

  高坂昌信、马场信春、小山田信茂三人带兵攻上妻女山,只发现空营一座。昌信跺脚道:“可恶,让那贱人跑了!上杉军肯定奔着八幡原而去,我们快与主攻会合!”

  此时,天色大变,一时间大雾弥漫,“春哥”的忠实信徒、春哥教亚太区大主教、成都枢机主教团成员——马场信春道:“不可轻举妄动,天降大雾是春哥发怒的预兆,而且吸入雾气对人体有害,大家的生命都是春哥赐予的,当然要好好珍惜,我建议等天亮后,雾散了再出发。”

  信春道:“春哥都发怒了,还顾得了主公?你还能有正常人的意识吗?明知前面是悬崖也跳!无知!”

  二人争执起来,小山田信茂过来打圆场,道:“弹正忠想现在出发,信春大人想天亮后出发,不如采取折中方案,我们稍事休息,破晓时分出发,如何?”

  信春道:“没办法,就这样吧 。哎!现在就算听《蜀绣》,我的心情也好不起来!真的!不知怎么说了!”

  正在武田别动队的将领们扯皮之时,虎姬已经带领人马渡过了千曲川,信玄刚刚赶到八幡原,越后龙女与甲斐之虎的宿命对决,终于要展开。

  清晨时分,八幡原上大雾弥漫,飘渺迷蒙。信玄端坐在本阵内的小马扎上,泰然自若,对阵马奉行原昌胤道:“现在雾霾太严重了,以后我们武田家领内一概禁止露天烧烤和腌制腊肉,还要鼓励百姓们少炒菜,多吃生鱼片,共同治理好空气污染问题。”

  忽听远处传来人喊马嘶,似有大军行进。武田军斥候穿过迷雾,发现这支军队在一万人以上,当先飘扬着的正是一杆“毘”字大旗。

  信玄坐在小马扎上,神色有些狼狈。信玄之弟武田信繁道:“主公,敌人已近在眼前,请下命令吧。”

  信玄很快就恢复了冷静,道:“上杉军来势汹汹,急于决战,必会使用车悬大阵。命令!”

  诸将起立,信繁摊开命令簿准备记录。信玄军扇一摇,道:“全军布鹤翼阵,诸将各领本部迎击,徐徐向两翼展开,谨慎接战,不可撄其锋芒,务必坚持到别动队赶到。”

  上杉旗白,上书“刀八毗沙门天王”;武田旗赤,上书“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上杉军先锋大将柿崎景家当先冲锋,突击武田军先锋饭富昌景。饭富昌景身高不足一米四,却有万夫不当之勇,自号“霍比特人”。

  柿崎景家嘲笑昌景身高,称其为“小明”。昌景大怒,不顾阵型,擅自出击,很快被柿崎景家击败,落荒而逃。

  饭富昌景之兄饭富虎昌一直辅佐武田家少主武田义信,看到弟弟落败,叹气道:“我那愚蠢的弟弟啊,丑陋地活下去,逃吧,逃吧,苟且偷生。然后等和我有一样的赤备骑兵的时候,再来战场扬名吧。 ”

  武田义信此时二十出头,正处于中二病晚期,见先锋落败,义愤填膺,竟一扬马鞭冲出阵外,要挫上杉军的锐气。饭富昌景还在回味经典台词,一时走神,没有拦住,急率赤备骑兵出击,援护义信。

  义信擅自出击的消息传到虎姬处,虎姬想到这是信玄跟其他女人生的孩子,顿生恨意,命诸将围攻义信。义信所领赤备骑兵虽然精锐,却难挡越后诸将潮水般的进攻。

  信玄在本阵听到此事,默然不语。武田信繁目视兄长,道:“义信乃武田家的希望,不容有失,请兄长允许我救回义信!”

  山本堪助在侧,他本乐得见武田义信去送死,好给胜赖即位扫平道路,见信繁要救援义信,连忙过来阻拦。

  信繁道:“军师,你在想什么,我全知道,但我要告诫你一句,人生在世,要对得起良心!”

  好个武田信繁,奋起清和源氏之勇力,左冲右突,终于抢回义信,自己却陷入了上杉军的包围。武田军在兵力上处于劣势,又出现了重大失误,形势岌岌可危,那信繁报定必死之决心,死战不退,要为别动队赶到战场争取时间。上杉军见走了义信,哪肯再放过信繁,诸将步步紧逼,将信繁团团围住。

  堪助等人在本阵内听得外面有人大喊一声:“武田古典厩信繁的首级已被我讨取!”不多时,又一人喊道:“诸角丰后守虎定的首级被我讨取!”

  武田信繁和诸角虎定的死,让堪助幡然醒悟,他低声道:“山本勘助晴幸入道鬼斋,今日的战术被识破,以致士卒惨死、良将玉碎,有何面目再作军师……”

  原昌胤发觉堪助有异,忙来劝阻,谁知堪助奋起跛足,提刀上马,冲入上杉军阵中,连杀十数人,死于乱军之中。

  信玄得知堪助战死,无暇悲痛,因为敌军忽然杀出一员骁将,那人白衣白马,长发飘舞,手举长刀,所到之处首级滚滚,无人可挡,竟直透千军,冲进了信玄本阵!信玄定睛一看,那人跨骑放生月毛,秀目圆睁、柳眉倒竖,正是上杉虎姬!

  此刻武田军各处吃紧,本阵诸将均已派出,守备已然空虚,虎姬直接冲到了信玄面前,大骂“负心汉”,手起刀落,斩下信玄所戴诹访法性之盔的一角,复一刀,削去楯无之锴的一角,信玄全然不避,闭目待死。

  亲兵卫队赶到,将信玄围在中央,信玄回过神来,默然注视着那飘然远去的俏丽身影,竟然站了起来。

  就在武田军崩溃的一刻,高坂昌信、马场信春、小山田信茂终于带领别动队赶到战场。虎姬也没有了战意,于是见好就收,撤兵回了越后。是为大名鼎鼎的第四次川中岛合战。

  经此一战,武田家多位名将战死,且发生了“山动了”的罕见情况,放慢了扩张的脚步。由于感情破裂,虎姬也看破红尘,遁世出家,改名谦信。

http://redealmno.com/hezhan/53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