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河中节套舟 >

“落日放舟循桔浦轻霞入路是桃园。”该如何解释?“桔浦”一词又

发布时间:2019-08-13 18:5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张璁是一位具有政治抱负的人。他13岁时,便有共济天下的雄心壮志。在《题族兄便面》诗云:“有个卧龙人,平生尚高洁。手持白羽扇,濯濯光如雪。动时生清风,静时悬明月。清风明月只在动静间,肯使天下苍生苦炎热。”但是,他一生坎坷,经过七次科场拼搏之后,直至47岁时,正德十五年二月礼部会试,终于榜上有名。第二年,殿廷对策,中二甲进士,分发礼部观政,从此进入仕途。张璁人生政治命运的转折点,是在正德十六年武宗驾崩之后。因武宗无嗣,由朱厚?继位,次年改元嘉靖。厚?是武宗的从弟,同祖不同父。厚?想尊称亲生父兴献王为帝,却遭到朝廷宰相杨廷和等旧臣的坚决反对。于是,引发了一场大礼议的斗争。此时,张璁中进士不久,正在部观政。他博学多才,胸怀大志,平日熟谙史事,精于《三礼》之学。议大礼是他政治学术的强项。于是,为了展示自己以人为本的政治理想,张璁抓住了政治机遇,发挥议礼的学术优势,于正德十六年七月三日上疏力主尊兴献王为皇考。疏中有云:

  圣考只生陛下一人,利天下而为人后,恐子无自绝其父母之义。故在陛下谓入继祖后,而不废其尊亲则可;谓为人后,以自绝其亲则不可。夫统与嗣不同,非必父死子立也。

  奏疏正合嘉靖皇帝的心意,他看了奏疏大喜,说道:“此论一出,吾父子获全矣。”

  大礼议从表面上看,是一场政治学术争论,似乎是嘉靖皇帝为了将自己已故的生身之父兴献王朱佑杭为皇考,母蒋氏为皇太后的称谓问题。但深层次的政治内核则是嘉靖要捍卫自身君主的绝对专制权力,而杨廷和则希望制约皇权的过分膨胀,提高和巩固阁权,实施统治阶级的集体专制。这样,从嘉靖刚当上皇帝到嘉靖三年,经过几场大礼议“文明辩论”之后,终于发生了一场政治流血事件。嘉靖皇帝开始了“文攻武卫”的战略。

  在这场政治学术论战的背后,是皇权与相权的激烈较量。天下公器的学术,一旦成为权术效应的武器,必将会造成一场政治灾难。世宗一手持着张璁大礼议的学术理论依据,一手持着皇权实力,开始与杨廷和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嘉靖三年(1524)二月,杨廷和被免职。同年七月,杨廷和之子杨慎和两个内阁大臣纠合官员200多人,在京城左顺门举行声势浩大的“哭谏”,自晨至午时不散。这下可激怒了世宗,他下旨逮捕为首者下狱,四品以上官员夺俸,五品以下官员杖责,被杖责者有近200人,受杖创先后死者17人。可见这场大礼议论战之残酷激烈。

  这场斗争从深层次去分析,与学术思想斗争也有着内在联系,是杨廷和封建社会儒家居正统地位的程、朱理学,与张璁倡导新兴的王阳明“心即理也”论述的一场学术思想领域的斗争。张璁认为:“《礼》曰礼非从天降也,非从地出也,人情而已矣”;“礼,时为大,顺次之,不时不顺,则非人情矣,非人情,则非礼矣。”(《张文忠公集·奏疏》卷一《正典礼第一》)

  张璁坚持以人为本的政治理念,反旧制、重人伦,从人性人情出发,在当时封建社会的特定环境里,难能可贵。通过这场“大礼议”的激烈斗争,张璁受到了嘉靖皇帝的赏识,从此步入仕途,飞黄腾达。

  张璁少年时,以卧龙自期,入仕后以身许国,务求匡时清世,拯救百姓民众水火之苦,进行了轰轰烈烈的政治改革,成效卓著。

  “大礼议”的斗争,使张璁受到嘉靖皇帝的信任,为他入阁后进行一系列政治、制度方面的改革铺平了道路。比如:明代时皇宫、王府及勋戚占有大量的土地谓之庄田,一部分权贵豪奴和地方恶棍,妄指民田为官田,以之进奉王府、勋戚,结交权贵而谋私利。因民田被夺,导致大批农民被迫离乡背井,成为流民。为改革弊政,清勋戚庄田,杨廷和曾提出过一些改革措施。张璁并不因为杨廷和是政敌而弃之,由于他的鼎力改革,消除了明代百年积弊的勋戚庄田,制止了土地兼并的急剧上升,缓和了社会矛盾,解决了国计民生,使社会秩序趋向稳定,为明皇朝统治的延续起到了重要作用。

  张璁在基层百姓中生活了近半个世纪,是一位布衣出身的首辅。他对宦官结党营私,草菅人命,甚至斥逐杀害朝廷大臣的行为深恶痛绝。明代时,宦官专权乱政是一大祸患。为了政局的稳定与社会的和谐,他入阁后便一再向嘉靖皇帝陈述镇守的流毒,请将镇守太监一律撤除。史称在明朝,只有嘉靖期间没有出现过太监弄权把持朝政的局面。

  贪官污吏、庄田膨胀、宦官干政是明代正德期间的三大弊政。经张璁鼎新革政,严以治律,为明代嘉靖年间的国泰民安作出了贡献。他还改革了乡试的科举制度。经他改革的科举制度,终明世不变,到了清代仍继续奉行,一直沿用了400来年,对革除科举弊端、

  张璁是一位以天下苍生为念的政治家,勇于改革,敢为人先。他在阁10年,任首辅6年,对社会变革有着不可磨灭的政绩。但是政治改革从来不会一帆风顺,改革者不免招来许多阻力和非议。随着改革的深入和张璁的权威影响增大,嘉靖皇帝又怕他专擅而有损于皇权的独揽朝纲,致使张璁宦海浮沉,在入阁辅政的七年间四起四落,其遭际在明代阁臣中也是少见的。

  张璁出身布衣,13岁便有了“清风明月只在动静间,肯使天下苍生苦炎热”的济世理想。他对民间疾苦洞若观火,深知老百姓痛恨官场腐败。

  清人曾唯辑的《广雁荡山志》里,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一次,刘提学要游雁荡。当官要游雁荡,雁荡山百姓为凭空增加负担而发愁。作为一介书生的张璁,愿意为百姓分忧,写了一首婉言劝说的诗文,打消了刘提学游雁荡的念头。诗云:

  海内衣冠集雁山,草茅无路得追攀。山中定扫豺狼道,天下谁当虎豹关?王辇奚从瞻乐地,金樽未许破愁颜。江湖廊庙心相似,莫道樵渔尽日闲。张璁作此诗时,还是个诸生(秀才),后来,他做了高官时,更加关切天下百姓的疾苦。在他50岁时有诗云:“一饭还三叹,黎民正阻饥。”(《元日》)“有雪未为瑞,凶年正可悲。流民几行乞,粒米不成炊。”(《对雪》)“年饥难独乐,官冗得偷闲。”(《游蒋山》)。

  张璁的政治改革,坚持以澄清吏治、严禁贪污、减轻人民负担为出发点。他深悉民间百姓痛恶官吏的贪污腐败,曾上疏奏皇帝,依律治罪贪官污吏。嘉靖十年闰六月,吏部侍郎徐缙因徇私舞弊经举发受都察院勘问,徐缙为求解脱,投书行贿于张璁之门。张璁立即公开暴露其行贿行为,由法司审问,依照犯罪证据的事实,将其削职为民。此事使朝野受到震动,京官和地方官的贪污纳贿行为大为收敛。同时,张璁还对吏治进行了整顿。如调整内阁翰林,加强科道官员对官吏的监督。在他掌都察院时,严监察制度,重法司之权。他先后两次罢黜、更替了不称职的御史和巡按御史25人,并申明宪纲规定:都察院按察司堂上官及首领、各道监察御吏、吏典,但有不法等事,许 互相纠举;监察御吏巡历所至,不许地方官出郭迎接;巡按不许带人 马随行,凡设彩铺毡无名供馈之属一切不用等等。

  张璁奉公廉洁,严于律己。他在位时,一再告诫家乡族人不要因他在朝做高官,便倚势凌人干不法事。他居朝十载,不进一内臣,不容一私谒,不滥荫一子侄。

  由于张璁一生做事刚毅果敢,不畏权势,廉洁自敛,深得后人好评。明史有载:“孚敬刚明果敢,不避嫌怨。”“持身特廉,痛恶赃吏,一时苞苴路绝。”(《明史·张璁传》)今人蔡美彪在他主编的《中国通史》中,称张璁“始终清廉自守,博学明辨,而勇于革新,可谓嘉靖朝难得的贤相,也是明代一少有的阁臣。”

  张璁一生十分重视对家乡的文化教育建设,培养文化人才。正德十三年(1518),他在七应礼部试,铩羽而归之后,将自己的人生理想建立在为家乡培养人才的事业上。他在大罗山的东麓瑶溪创办了罗峰书院,他常常带着一些青年学士,到大罗山的瑶溪、茶山、仙岩等地进行游学,投入到大自然的怀抱中。

  孚敬顽钝无成,苦无肄业之地,托址溪山,建兹书院,将率学徒讲学其间。窃念武夷、白鹿之胜,固地灵而人杰也,今兹地灵矣,其人杰固有所待者。

  据记载,罗峰书院有学生数十人,都是青年学子,有族侄,也有远近慕名而来的学生。讲学内容,大抵属儒家经典、名家诗文和时务政书之类,而以礼学为主。《礼》是历代典制和人伦规范的经典著作。在张璁看来是为政的根本,为人的基础。由于张璁的悉心培育,明代的永强出现了一批文化人才,将永强文化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在张璁之后,永强又出现了众多佼佼者,有嘉靖年间任广东参政的项乔(1493—1552)、天启年间任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的张天麟(1586—1639)等。

  张璁到了晚年一直没有忘记家乡的教育与文化建设,当他在嘉靖十年七月第一次归田时,便将旧时的罗峰书院扩充建设,于书院内外更建御书楼、来青园、富春园、栏杆桥、万竹亭、留胜亭、观荷亭,使嘉靖七年(1528),世宗皇帝为之敕建赐名的贞义书院更具规模。

  张璁不仅是一位政治家、改革家,而且还是一位诗人。他一生写下了大量诗文,留给后世一份深厚的人文精神资源,值得我们去深入挖掘和弘扬。作为布衣出身的宰相,在温州民间生活了将近半个世纪,在瑶溪创办书院,去过茶山、仙岩、江心屿等地,对这里的人民与土地有着特殊的感情,并留下许多赞美诗篇。

  在张璁笔下有罗峰书院的风景:“卧龙潭下书院成,白鹿洞主惭齐名。松菊已变荒芜径,?壑更添吾伊声。”(《罗峰书院成》)有茶山的秀美风光:“我有山东一亩宅,还忆山西五美园。落日放舟循桔浦,轻霞入路是桃源。”(《游五美园》)有仙岩的奇美美景:“落日在招提,山深藏古洞。水落正石出,穿岩入其空。绝壁合欲倾,观天如望?。飞流泻中潭,山根似浮动。”(《仙岩洞》)有江心寺的江浪景色:“烟波渺天际,孤屿天悠悠。浩荡疑非世,登临况属秋。霞标双塔迥,浪挟众山浮。露白蒹葭老,凌风生我愁。”(《江心寺》)

  张璁热爱故乡的一草一木,他曾描写瑶溪的山居生活:“自汲龙潭水,长烹雁荡茶。客来无一物,篱豆始开花。”“自分布衣久,为园种木棉,山妻听蟋蟀,抒袖夜无眠。”(《山居二首》)在他的诗里,使我们体会到诗人寄情山水草木,激情抒怀的美感:“寒枝自许风霜傲,细蕊惟堪晚节香。”(《观菊》)“碧桃红杏不须猜,雨露无私次第栽。玉蕊芙蓉带甘菊,也应无日不花开。”(《种花》)“两山夹深谷,溪流到处闻。登高息川上,尊酒此乐群。”(《川上吟》)

  从张璁的诗里,我们还感受到诗人强烈的政治抱负与深沉的忧国忧民情感。当他在“大礼议”初期受阻时,发出长叹:“独怜知已少,只见直躬难,若问唐虞治,终期白首看。”(《赴南京留别诸友》)在创办书院时寄托情怀:“苍生有望山中相,白首愿观天下平。青衿登进乐相与,日听沧浪歌水清。”(《罗峰书院成》)“信是此行天下独,只因日月卧云根。”(《游五美园》)张璁毕生好学,撰著颇多,存世的有《礼记章句》八卷;《周礼注疏》十二卷;《仪礼注疏》五卷;《杜律训解》六卷等著作。嘉靖十六年,他还独力编纂《温州府志》。从这些著作中,我们了解到张璁的生平、性情、学问和功业,是一笔难得的精神财富。

  (本文撰写参考书目:张宪文校注《温州文献丛书——张璁集》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3年4月出版)

  张璁(1475—1539)字秉用,号罗峰。嘉靖十年(1531)经世宗赐名孚敬,字茂恭。明成化十一年(1475)十一月三十日出生于永强华盖乡三都的普门堂(今为龙湾区永中街道普门村)。

  弘治七年(1494),考取温州府学生员。弘治十一年(1498),中戊午科举人。自弘治十二年(1499)至正德十二年(1517)的19年间,经过七次赴考,结果榜上无名。直到正德十六年(1521),殿廷对策,中二甲第七十八名进士。嘉靖四年(1525),张璁由翰林学士兼筵讲官升詹事府詹事;五年,升兵部右侍郎,旋又升左侍郎;六年,进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七年,进少傅兼太子太傅、吏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八年,任内阁首辅;十三年,进少师兼太子太师华盖殿大学士;十四年春得疾,屡疏致仕,护送回乡;嘉靖十八年(1539)二月六日卒,享年65岁,谥文忠,封赠太师。

http://redealmno.com/hezhongjietaozhou/31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